商机聚焦

当前位置/ 首页/ 商机聚焦/ 正文

全球金融市场稳定性改善

  全球金融市场稳定性增强,但新的风险逐渐形成。全球金融市场在年初大幅动荡之后逐渐恢复稳定。三季度,全球市场对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放慢的预期增加,新兴市场前景改善,特别是中国经济和人民币汇率趋于稳定,英国脱欧对市场造成的冲击很快平息,提升了投资者风险偏好,发达市场股市回升,波动性下降,公司债券与政府债券利差下降。发达市场资本流入新兴市场股市和债市,支撑了新兴市场股市领先发达市场增长,公司和政府债券发行量回升、价格上涨。

  但全球银行股票表现仍欠佳。MSCI全球指数在三季度持续回升,反映股市波动性的VIX指数大幅下降,再次处于历史低点,且标普500指数的相关性和离散指数也处于历史低位。随着美联储再次升息的时间接近,美元指数小幅震荡上升。

  四季度影响金融市场稳定的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第一,美联储在年内是否升息及其幅度仍然影响投资者信心,金融资产流向及美元价值。美联储关于经济的判断及货币政策走向不明朗会继续影响投资者对未来市场的判断和投资意愿。第二,美元货币市场融资成本上升。美国将于10月正式实施对货币市场基金的监管新规,大量资金撤离优质货币市场基金转投国债基金,银行间及非金融类货币市场资金短缺,主要美元货币市场LIBOR利率、非金融类商业票据利率、TED利差、LIBOR-OIS利差均大幅上升,接近或超过2011~2012年欧债危机时的水平。第三,全球资产(特别是美国股市)价格上升幅度超过了经济增长和公司利润增长。标普500指数所涵盖的公司利润已连续四个季度下降,收入连续六个季度下降,导致P/E值和托宾Q值均快速上升。资产价格容易受到货币政策和美元变化的冲击。第四,发达市场实施负利率政策,驱使资金流向新兴市场追逐高收益,其中高收益类债券发行上升,增加了信用风险。第五,新兴市场企业在过去几年内发行了大量债券,杠杆率上升,整体债务比例近110%,远高于发达市场。新兴市场公司债开始进入偿还期,2016~2018年偿债总规模将达3400亿美元,比过去3年高40%。全球非银行债务中约有46%以美元计价,其中新兴市场占1/3,如果美元升值,债务人偿债压力会上升,而新兴市场债务增长的同时外汇储备下降,进一步增加了债务风险。第六,新兴市场资金流向可能因美联储升息而逆转。第七,2016年以来,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股市之间相关性提高。第八,低或负利率环境对发达市场金融机构盈利和股票的压力依然较大。

  美国金融风险指标在明显下降后有所回升。2016年第三季度,美国金融危机风险指标(ROFCI)在三季度初有所下降,但随后再次回升;月均值从上季度的44.66微降到44.33,仍处于不稳定区域。稳定性改善的领域主要有股票市场、公司信贷市场、银行股票市场、外汇市场,恶化的领域主要有非金融货币市场和银行间货币市场。ROFCI显示,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外汇风险较为稳定或有所下降,但流动性风险上升。由于四季度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因素较多,特别是美联储利率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全球资金流向的变化可能较大,金融市场稳定性难以明显改善,ROFCI可能继续在不稳定区域内波动。

  2016年三季度,全球外汇市场总体稳定,避险货币延续涨势,新兴市场货币有所回升。四季度美联储加息预期上升,牵引全球外汇市场走势,年末或将迎来新一轮汇率震荡。

  撰稿 记者路虹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cccb168 或查找公众号 北京潮商会微刊 即可。